巩家村专题配音

  • 更新时间:

    2020-11-15 09:13:12

  • 点击次数:

    10次

巩家村专题片配音

在广袤的华北平原的东南边缘,在山川与平原的交汇处,巍巍长白山下,悠悠漯(ta)河水畔, 坐落着一座古老而祥和的村庄——巩家村。
巩家村作为一个行政村,所辖巩家和赵家两个自然村。自古以来,两村一衣带水,地理位置相连成片,村民民风民俗一致,世代友好,和睦相处,尤其是建国以来,两村并为一个行政村,村民在一起耕种生产,生活上更加紧密,不分彼此,对外界更是自称一村

据几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家谱庄志所记载,早在明朝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 巩赵两族自河北省枣强县迁于山东章邑城北十里的清平乡,也就是现在的章丘区刁镇。据史料记载,巩氏始祖公伯源于周朝皇室姬姓, 距今已有3000余年历史。赵氏家族源于伯益姓,起源于周朝,距今也有3000余年历史。
巩、赵两氏始祖自河北枣强迁居而来,依漯(ta)河水而建村,定居600余年。巩、赵两氏分别传承二十六世。拥有550余户,人口2200余人。解放后,分编十个生产队。
巩家村主要街道为东西走向的巩家东街、巩家西街、赵家东街、赵家西街和一条南北走向贯穿全村的兴隆街。解放后至七十年代,原零九公路沿村内兴隆街穿村而过。另外,分布在村内的街道还有小新街、后庄街、李庄街、南园街等小型街道。

巩家村专题配音

涓涓流淌的漯(ta)河水滋润着这片古老的沃土,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巩赵子孙,在漫漫历史岁月中,他们辛勤劳作,男耕女织,世代传承,传承着中华文明及儒家文化的教化,文气浸润村民,自受禅益,民风淳朴,尚文明,知礼遇,历有贤人名士:巩氏十四世巩缙传任布政司里问,十六世巩俊修中举人,二十世巩耀仙曾任民国时期章丘县长,二十世巩耀平荣升解放军大校,赵氏后人也曾出任过杭州知府和太原知府, 从而成为赵家庄志的一段荣耀,时常被赵氏后人津津乐道。
关于赵家曾有个古老传说,相传在很早以前,赵家出了一位知府,人们习惯称他为赵知府,村旁的漯河在当时被称做小清河,有一年小清河在一个叫做窦家湾的地方决口,洪水泛滥。为保家乡父老不受洪灾肆虐。赵知府上报朝廷,并谎报决口宽度:小清河万丈口,南至山头店,北至柳塘口。于是朝廷拨款修复河堤,赵知府把南至山头店北至柳塘口的大片漯河河堤全部加固,使一条泛滥成灾的害河变成了一条造福一方百姓的利河。直至现在当年决口的后刘村北的窦家湾还裸露着一段用白灰土砌成的漯河河堤,质地非常坚硬。河道的畅通为漯河两岸百姓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但却引来了下游邹平县境内一个叫“莫二黑子”的官员的嫉妒,并上告朝廷诬告赵知府贪污修河公款, 致使赵知府获罪被杀头。后来知府老母上奏朝廷为儿伸冤,朝廷查明后为赵知府减罪,并为无头的赵知府铸一金头复于尸身,当时赵母曾哭诉道:金头银头不如我儿肉头。后来人们在他的墓前放置了两列无头的石人为其守墓,以纪念这位为民修河的赵知府。

尽管这些无头的石人随着新中国的建设而消失,但现在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还时常讲起这段古老而神秘的传说。旧时的巩家村也曾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村庄,村南十几里的绣江河有一个叫做闫家口子的地方, 此处河道走向急转,曾多次决口。河水汹涌直下,直扑巩家村,给这个并不富裕的村庄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直到解放后,政府带领人民在河道上游兴建了水库,疏通了河道,南部山区的洪水被截流和分流,河水不再泛滥,人民生命财产才真正得到了保障。

旧时的巩家村,巩、赵两氏各有自家的祠堂家庙,解放后,随着岁月的流逝,大都毁坏已尽,只遗留下一些雕刻精美的古老瓦当还镶嵌在现代新建民居的墙檐上。旧时村民每逢农历年和清明节,在各自的家庙中举行祭祖仪式,尤其是每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元宵节期间,家庙庙门大开,庙内正殿内摆放各种祭品,焚香烧纸,云雾缭绕,村中年长的老者带领村民面对庙内祖屏上的列祖列宗,焚香跪拜,以祭祖先。元宵节期间,人们还在家庙外扎起花灯,燃放烟花爆竹,舞起龙灯,踩起高跷,乡亲们欢聚在一起,贺新春,庆元宵。场面非常热闹,婉如一幅旧时民间闹元宵的欢腾画卷。此时,也是人们在忙碌的一年中,最为放松休闲的时刻。
据村中老人所述,在村南有一座古庙,村民都称其“白石家庙”。每逢过节村民都去庙中跪拜祈福。传说庙中有一位老和尚活到了100多岁,解放后,老和尚去了村东十多里的长白山中隐居。在古庙的东南角,有一座钟楼叫魁星楼,里面有一座一千多斤的生铁大钟,钟声响起,十多里外的村庄也能听到。据说,村中一旦失火或来洪水时,人们就撞响大钟,以警示全村村民救火或防汛。有趣的是旧时村民迷信,每逢日食或月食时,村民也撞响大钟,以吓退吞噬月亮或太阳的天狗。现在听起来虽然有些愚钝可笑,但当时在一座古老而寂静村庄里,回荡着阵阵浑厚而苍茫的钟声,村中炊烟四起,稻谷飘香,俨然一幅飘渺悠闲村落的美丽画卷

旧时的巩家村,是一个以农耕为主的村庄。人们在这600余年的漫漫岁月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耕种着自己的田地,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而贫瘠的生活。但在清末民初,却有一伙不甘贫穷的巩家人,走出村子,奔向他乡,做起了生意,他们凭着自己的勤劳与智慧,经商有道,生活逐渐富裕了起来,并回到了家乡购置田地,兴建住宅,在村子里有一条巷子, 人们称它为“财神胡同”。在这个一百多米的巷子里坐落着三座具有鲜明北方风格的青砖四合院。这些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就是当年那些出门经商的巩家人所建。解放后,人民生活普遍提高,大都拆掉旧房建起了新居,现今仅存了土改时被留作旧村委办公用的一座古宅。古宅在周围的新建民宅与树荫中显得格外幽深,那青一色的房顶在那宽厚的房檐衬托下,显得气势恢宏,展露出莫名的威严,让人们联想起了这个家族曾经的辉煌。古宅主房五间,中间三间为为正厅,以接人待客之用,正厅东西两旁各一间内室,与正厅相连,为主人的卧室和书房。内室前墙与外廊前檐对齐,宽于正厅,整座主房外形呈凹陷形,酷似古代民间铁锁形状, 故被民间称为“锁皮屋”,这种称谓一直延续至今,因此,现在村里的民居主房也大都以“锁皮屋”风格而建。古宅上那镶砌整齐的墙砖显得格外光滑而细腻,据说,房主人当年建房时,用的每个墙砖都是在水中细磨加工后才拿去砌墙,当时人们把这种砖称为水磨砖。古宅墙壁为外砖内土坯两层,约八十公分厚,有很好的保温作用,冬暖夏凉,屋内主人居住起来非常的舒适。古宅除主房外,东、西、南方向各有厢房,可供下辈子孙起居之用。

巩家村专题配音

老宅的大门因年久失修而没有了原来的风貌,但却留下了一段古朴庄重的影壁,四周雕刻精美的瓦当和墙砖镶嵌在影壁四周,影壁芯虽已被后人用水泥抹平用作了宣传栏,早已看不到水泥下面的神秘花纹,但在那古老的房檐与精美的瓦当映射下,飘逸出一种缭绕已久的书香气息。
古宅虽显一些破旧,但那陈旧厚重的房门与那廊檐下做工细致的木质透雕,以及那细凿加工的房屋基石、房檐下雕刻精美的石雕,足以证实老宅主人生前雍容华贵的富足生活。那历经岁月风蚀的古老石阶上,深深涂印着一个家族后世的沧桑与苦难,廊檐下那笔直而干裂的房柱上早已尘埃落定,被定格在那尘封已久、古老而神秘的村落里。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为谋求发展,改善人居化环境,巩家村人在几届村委的带领下,率先安装了自来水,改善电力设施,硬化村中道路,兴建农民公寓,诚信招商,引进济南灯具厂,成立欣泺灯具厂,同时,巩家村也是闻名遐耳的水泥预制品专业村,以及包装彩印第一村,村民生活富足,精神饱满,济青高速的贯通,村南刁镇广场的落成,漯河湿地公园的竣工,使这座古老的村庄大放异彩。昔日的乡间小路也变成了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已是繁华似锦。
尤其是随着刁镇将建设为新兴小城市的敲定,在不远的将来,这座古老的村庄将会容颜换装,呈现为一座座高楼林立,绿树成荫,蓝天碧水,更加适合人们居住的现代化小城镇。

蓦然回首,回望着这座我们世代传承了600余年的古老村庄,回望着生我养我的这片热土,还有那方纯朴善良、朝夕相处的父老乡亲,让我们无限依恋与向往的秀美村庄还能坚持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巩家村,我们心中那片醉美的故土,你养育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后世子孙,那庄严古朴的老家庙里曾记载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贤良子孙,那浑厚青一色的古老瓦当上的美丽花纹,深深刻着我们祖先的勤劳与智慧,那陈旧泛黄的家庙墙壁上的庄严画像,曾记载着我们祖辈的辉煌与尊严。那一段段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仿佛在诉说着这个村庄曾经的苦难与艰辛。

巩家村,一个让我们魂牵梦绕、充满无限眷恋的秀美地方,你用那深情而温暖的怀抱养育着我们一代代巩家人,我们承载着祖辈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满载着对故乡浓浓的乡情,一步步努力着,建设着我们美丽的家园,为打造一个新兴小城市而努力奋斗!
巩家村,我们永远向往的巩家村!

完美录音网

微信二维码

扫码加微信咨询

微信号:759333593

配音电话 15045211461
  • 公司名称

    完美录音网

  • 地址

    齐齐哈尔市富裕县世纪名苑

  • 热线

    15045211461

  • QQ

    378909768